【原创】动车上的断头案【推理吧】_百度贴吧
推理吧 关注:976,379贴子:7,455,426
  •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
  • 2864回复贴,共44
  • ,跳到 页  
  • 【原创】动车上的断头案

  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





    足以与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相匹敌的核心诡计


    回复
    1楼2017-05-03 06:25
    我坐在餐车里,看着动车缓缓地驶出站口,时间是晚上的8点27分,在我斜对面往后一桌的座位上,坐着一位气质高贵的女人,在女人的身上,我看到了雍容的气质,看到了与她身上的雍容华贵所相称的冷漠,同时,也看到了与这两样极不对称的东西——死。
    死,无法逆转的死,此刻正在女人身上迅速蔓延,这不是在讲故事,亦不是在写小说,只是,我的肉眼,确确实实能够看到人的身上感染到的死。
    早已记不清我从何时开始就拥有这种正常人不会想要的能力,只是,那些被我用肉眼捕捉到了死亡的人们,如今都已不在人世……


    收起回复
    2楼2017-05-03 06:28
    动车在铁道上渐渐加速,夜更深了,而我却不知道少妇会在今晚的何时死去,即使知道,我也不会阻止,因为,我阻止不了他人的死亡,就如同几年前,我阻止不了那场令我的人生剧烈动荡的噩梦,噩梦,或者说是……一场浩劫。
    正当我沉浸于那段惨痛的记忆中时,一位父亲,带着他的儿子朝着我走了过来;在那对父子的身上,我看不到任何可以称得上是特别的东西,或许,惟一算得上特别的就只有儿子拿在手中的气球。
    鲜红色的气球,就如同鲜红色的血……不知为何,当我注意到儿子拿着的那只气球时,我的脑子里竟会联想到鲜血,只不过,在那位父亲带着他的儿子走到少妇身旁的时候,我听到了末日的钟响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3楼2017-05-03 06:28
    “砰”的一声巨响传出,就在那对父子和少妇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,我看到儿子手中的气球远远地飞了出去,不,飞出去的不是气球,而是连接在少妇颈脖处的头颅。
    一切,都来得太过突然,一切,都出现得违反了常理,我无法想象一秒前还在安静用餐的少妇,一秒后竟会变成无头的尸体。
    人头滚动,血雨飘零。被眼前的惊恐景象吓得连哭泣都忘掉的儿子,呆若木鸡地注视着眼前那具还在迸溅出鲜血的尸体,浑身上下寒冷得仿佛没有了温度,而在他旁边反应过来的父亲,则慌乱地捂住他的眼睛浑身颤抖地抱住了他。
    那一刻,动车驶过轨道的声音还在缓缓传出,而我所在的那节餐车里,却在那一刻,变得死一般的宁静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4楼2017-05-03 06:28
    “啊——”餐车里,不知道是谁发出了第一声的尖叫,之后,惊恐的声音,人群推搡的声音也在那节狭小的车厢里迅速涌动起来。
    从少妇身上飞出的头颅消失在了杂乱的人群里,而她倒在地上被鲜血染红了的尸体,则被推涌而来的人群一遍又一遍地踩踏,最终在污浊的血水里呈现出了惨不忍睹的模样。
    慌乱推挤出去的人群消失在了餐车的过道上,惟独留下那具在血污里失去了珠光宝气色彩的无头女尸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5楼2017-05-03 06:28
    车厢里重新恢复了宁静,只是偶尔还有些大喊大叫的声音从两边的车厢传来,看着眼前遍布着血脚印显得格外渗人的过道,我缓缓吃掉了盘中那点带有血丝的牛肉,然后站起来,朝着少妇没有了头颅的躯干缓缓走了过去。
    看到那具躯干的时候,我已看不到侵染在少妇身上的死,因为,死亡早已散去,死亡,已经凝固在了那具尸体里。
    “凶手……”我踩着地板上的血污,凝视着少妇被踩踏得惨不忍睹的尸体,开口想要说出凶手的名字,然而,就在我即将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,我的后脑却突然遭到了一记重重的棍击……


    收起回复
    6楼2017-05-03 06:28
    2016年7月24日23时43分,我行走在城市的夜幕下,行走在无人的公园里,在那寂静的夜中,我听着虫鸣,看着月光,缓缓地跟随着死亡的足迹。
    死,一个烙在了叛逆少女身上的不详印记,在那涌动着欲念和狂躁的夜里,发散出了危险的气息。
    我并不愿相信,那名少女会在最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年龄迎接到她的死亡;我更不愿相信,本该纯真浪漫的少女会独自一人离开酒吧,醉气熏熏地走在这危险的夜里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7楼2017-05-03 06:29
    死亡无法阻挡,死亡留下的印记更不会被抹消,所以,和那名被切掉了头颅的女人一样,我阻止不了在少女身上蔓延的死;不过,虽说阻止不了,但我却能见证。
    见证死亡并不是件值得夸耀的事,只是,我不得不这么做,因为,我不想看到如此年轻靓丽的少女,会在这样的夜里,以肮脏丑陋的方式死在这无人的公园里。
    死,应该保持它应有的平常,就如同所有平凡的人最后都要面对的那样。


    回复
    9楼2017-05-03 06:30
    死亡渐渐地临近,在静谧的夜风中,我踩着地上的沙石,嗅到了血腥,再往前几步,终于,我在砂石路的拐角处看到了少女,看到少女美丽动人的容颜,以及她纤美细腻的身体,那是每一位女性花季时都会拥有的东西。
    而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叛逆的少女,最终并没有以我最担心的方式,最丑陋的姿态死在这寂静的夜里。
    恰恰相反,那时的少女就如同夜中的女神,高高地悬浮于半空,温柔忧伤地俯瞰着她脚下的一切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10楼2017-05-03 06:30
    鲜血在她的嘴角绽放出光芒,明亮的液体缓缓地滑过她淡紫色的足尖,死亡已在她的身上消散,死亡,已经沉入这朦胧的夜色里。
    “喂,你是谁,在那干嘛!”就在我仰望着在风中摇曳的少女时,我的身后突然射来了几束强光,并伴随来人的大声呵斥。
    “我不是谁,只是个晚上无所事事的人。”背对着强光,我说。


    回复
    11楼2017-05-03 06:30
    “快举起手来站在原地不准动,我们是警察,刚才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发生了命案!”来的人继续呵斥,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朝我靠了过来。
    “哦,我原本就没打算要动。”我说完,转过身顺从地举起了双手。
    在我举起双手后,那名靠过来的警察立刻向我出示警察证表明身份,然后对我的身体进行搜索。


    回复
    12楼2017-05-03 06:30
    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,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嘛!”那名警察一边从我身上搜出了我的随身物品,一边大声地责问我说。
    “钱夹里有我的身份证,自己看吧。”我没有正面回答他,说。
    “方凛,你不是本地人?!你是做什么的,还有,大晚上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?”警察问我。


    回复
    13楼2017-05-03 06:30
    “平时我就靠捡点垃圾、收点破烂为生,我刚才在这一带捡垃圾,不小心来到了案发现场,又不小心被你俩给抓到了,话说……在案发现场捡垃圾的话,会被判处什么样的刑罚?”我问警察。
    “你这家伙……喂……快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!”被我一通话说得哑口无言,不过下一秒,警察却从我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纸条,然后神色大变地拿到我的眼前恶狠狠地责问我说。


    回复
    14楼2017-05-03 06:31
    “这是一张纸条啊。”我漫不经心地看了那张纸条一眼,说。
    “纸条?!你老实点,给我把上面的字念清楚!”警察不依不饶地怒喝着。
    “抱歉,我今天喉咙不舒服,不想念。”我看着他的眼睛,毫不迟疑地回绝他说。
    “妈的,这家伙不老实,要不然我们先把他铐起来,带回队里面慢慢审!”像是立刻被我惹怒了一般,警察将纸条放进了口袋,然后摸出腰间的手铐征求同伴的意见说。


    回复
    15楼2017-05-03 06:33
    “不必了,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协助保护现场和收集罪证,这家伙交给我吧。”就在两名警察准备动手将我拷上的时候,黑暗里,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    “头……头儿……你怎么亲自来了?”正打算把我铐起来的警察听到了黑暗里传出的声音后,立刻慌张地退到一边,给走过来的人影让出了位置。
    “怎么又是你?”黑暗里走出的人影看到我迟疑了一下,问。


    回复
    16楼2017-05-03 06:33
    “我也想知道,为什么我每次出现在案发现场,都会被你们当成嫌疑人。”我看着那个朝我走来的高大威武的轮廓,回答他说。
    “你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。”高大威武的身影走到了灯光底下,露出了华警官那张棱角分明的脸。
    “在你们开始正式的搜查工作前,我想,我有权在不破坏现场的前提下,出现在任何地方。”我说。


    回复
    17楼2017-05-03 06:33
    “哈哈,你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,不过现在我们要开始正式侦查了,如果不介意的话,跟我过来这边说话。”听完我的话华警官露出了笑容,之后他招了招手,示意我跟着他走。
    在华警官的示意下,我从那两名满脸疑惑的警察手中拿走了我被搜走的东西,并从那名警察的口袋里取出了我的那张纸条,然后跟着华警官来到了案发现场不远处的一张长椅上。
    “这一次,你不会又要继续用你的那套鬼说辞来骗我吧?”和我在长椅上坐了下来,华警官朝我递来了一支烟,问我。


    回复
    18楼2017-05-03 06:33
    “那不是鬼说辞,我真的可以看到人身上的死。”我说。
    “哈哈,你这家伙,还要我说多少次,这种东西你拿去骗骗小孩,拿到酒桌上去吹吹牛也就罢了,跟我这种见惯了生死的老刑警鬼扯这些,还真是无知透顶。”华警官说。
    “是吗,如果真是我在瞎扯的话,那么我想知道的是,为什么每一次,我都能赶在你的前面出现在案发现场?”月光在晃动,我侧过脸笑着问他。


    回复
    19楼2017-05-03 06:33
    “这……与其让我相信你有看破生死的能力,还不如让我相信你是凶手。”华警察沉闷地吐出了一口烟,说。
    “既然你相信我就是这两起案件的凶手,那么……为什么你还会坐在这里陪我抽烟,为什么……你还会在上次那起凶杀案发生之后放我走。”月光被乌云遮蔽,虫鸣在瞬间沉寂,在那寂静无声的夜里,我问坐在我身旁的警官。
    “你没有杀人的嫌疑……”捏着手里的烟沉默了很久,华警官才开口说出了这句话。


    回复
    20楼2017-05-03 06:35
    “我找不到你杀人的证据,但是,我也绝不会相信你可以看穿人的生死。”低着头沉默了一阵,华警官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。
    “哈哈,相不相信那是你的自由,不过,我只希望下次你们在案发现场碰到我的时候,动作可以稍微轻柔点,要知道,上次那个乘警留在我后脑勺上的那记闷棍,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。”说着话的时候,我揉了揉自己上次坐动车时被打到的后脑勺。
    “这……恐怕也只能靠你自己多加小心了。”丢掉了手中剩下的那截烟头,华警官从长椅上站了起来。
    “哈哈,已经小心不了了,毕竟,我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活的了。”我低下头惨然地笑了,说。


    回复
    21楼2017-05-03 06:35
  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听到我的话,华警官转过身警惕地盯着我问。
    “这张纸条是你们13号那晚审完我后,凶手留给我的。”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差点被搜走的纸条,我说。
    “——你将死于一个月内。这张纸条你是在哪发现的?!”将那张写有血字的纸条拿在手中,华警官严肃地问我。


    回复
    22楼2017-05-03 06:35
    “就在我的裤子口袋里,我也不知道凶手是怎么放进去,总之,那天晚上我回到酒店准备洗澡的时候,摸了把口袋就看到了这个。”我说。
    “当时你为什么不马上报警。”华警官的脸上流露出了不满。
    “那时候我还在为自己白白挨打而不满,而且,我以为这只是某个家伙的恶作剧;不过,现在想想,我作为那起案件的目击证人,而且又给你们指证了凶手,这样一来,我被凶手盯上的的几率应该不小。”我仰起头看了眼深夜的星空,说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23楼2017-05-03 06:35
    “当时你为什么不马上报警。”华警官的脸上流露出了不满。
    “那时候我还在为自己白白挨打而不满,而且,我以为这只是某个家伙的恶作剧;不过,现在想想,我作为那起案件的目击证人,而且又给你们指证了凶手,这样一来,我被凶手盯上的的几率应该不小。”我仰起头看了眼深夜的星空,说。
    “不,那小孩不是凶手。”将纸条放进了随身携带的证物袋里,华警官重新坐回到了我的旁边说。


    收起回复
    24楼2017-05-03 06:36
    “不是?!我可是亲眼看到他走到那女人的旁边,女人的头就飞了起来,而我也因此收到了这样一张索命的纸条。”我说。
    “你给我的纸条现在还说明不了什么,不过就案发现场来看,我们找不到火药的痕迹,死者的脖子也被证实是被锐器割断的,从现场保留下来的证据和列车员提供给我们的监控录像,我们根本就无法确定凶手的杀人手法,在这样一个前提下,我们怎么可以把这一切的罪恶都推给一个只有八岁大的孩子。”华警官说。


    回复
    25楼2017-05-03 06:36
    “是吗,那他爸爸呢,那家伙虽然离得稍微远些,不过若是要让你相信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杀人,是不是会更容易接受一些?”我问。
    “容易接受?话说,你了解过那个男人的背景吗,你了解过干我们这行需要具备的原则和技巧吗?还有,最重要的一点,那个男人,并不是那孩子的爸爸,干我们这一行,需要的不是个人的主观臆断,更不是那什么可以看穿生死的连篇鬼话,我们需要的,是心中的正义和眼前的证据!所以,我想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在家里多看看书,少去犯罪现场晃悠,还有,如果你想加入我们这一行,可以过来找我,我或许可以给你安排一份协警的工作。”听到我的话显得十分不满,华警官劈头盖脸地对我说出了一番长篇大论。


    回复
    26楼2017-05-03 06:36
    “心中的正义……协警……华警官,你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……”听完他的话,我忍不住露出了惨淡的笑。
    “对了,华警官,冒昧再问一句,你刚才说他们不是父子,还有你说了那男人的背景,关于这些东西,请问你能不能稍微给我透露一下。”惨痛的思绪在我的心头缓缓散去,我重新抬起头,问眼前的警官。
    “好吧,看在上次我的人不小心打晕你,而且你又主动给我提供线索的份上,我就稍微给你透露一下,那个男人是……”


    回复
    27楼2017-05-03 06:37
    “头儿,大事不好了,死者的身份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!她是……”就在华警官准备向我说明男人的身份时,那名刚才想要把我铐起来的警察突然从不远处跑了过来,神情慌张地向华警官汇报案件的进展,不过,当他注意到我的存在后,就立刻闭上嘴把脸凑到了他上司的耳边。
    “我知道了,最近这些棘手的案子还真是不少……那个,方凛,我先失陪了,你的这张纸条暂时作为证物由我们保管;对了,明早九点你过来刑侦队一趟,作为今晚这个案子的证人,我想重新向你了解一些情况;还有,这段时间你最好少在外面晃悠,要随时保持高度警惕,如果遇到什么可疑分子,记得在第一时间和我联系。”听到警察带来的话神情立刻变得凝重起来,华警官从长椅上站起来,对我说完几句话就匆忙地走开了。


    回复
    28楼2017-05-03 06:37
    看着他们匆忙离开的身影,我重新躺下去靠在长椅上,回忆着那天在动车上遭遇到的那起凶杀。
    ——快速行驶的动车,与女人擦肩而过的小孩,飞出了五六米远的女人的头颅,没有移动位置的躯干,以及……被锐器整齐切断的颈脖。
    “还真是个棘手的案子啊,算起来,我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到二十天了,真不知道最后能够活下来的,是我,还是那个凶手了……”看着华警官渐渐沉入黑暗的身影,我缓缓地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    最后,在我指尖的香烟彻底燃尽的时候,我的周围重新变得死一般的沉寂,就在夜晚的明月被乌云彻底遮盖住的那一刻,我被伸手不见五指的夜,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。


    回复
    29楼2017-05-03 06:37
    楼楼加油,很好看


    收起回复
   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-05-03 10:23
    更啊


    收起回复
   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-05-03 12:16

   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

    下载贴吧APP
    看高清直播、视频!